Anruoshan

真的要重复1974年的崩盘吗?

TVC:SPX   标准普尔500指数
上周三Fed加息0.75后,美股3天震荡,估计市场参与者存在分歧。加息当日,可能有人认为市场已经跌出空间来回应美联的加息行动,就等这靴子落地,并且期盼目前已在通胀高峰。然而第二天便跌爬在地上,这是另外一种声音,便是美联大刀阔斧,说好的只加50基点都不顾,这是说明通胀全面失控,美联储继续不惜代价继续大幅加息,硬着陆避无可避。第三天日内高低震荡,毕竟美股都跌了25%,是不是可以技术上赌一把反弹。估计也有人认为在跌了25%的基础上,油价跌了6%,是不是真的可期盼一下目前真的在通胀高峰,在恐慌时贪婪也未尝不可。

现在到底状况如何,还不是太有把握去推断。大概三周前翻查了一次标普过去的表现,然后得出乐观的历史表现,但也有悲观的表现。乐观是标普会在七周连跌后,标普会有一个数月的反弹。悲观的也该有个6~8周的反弹后,才继续下跌。然后还有一个最悲观的对比,便是年石油危机引发的1974年美股大崩盘。现实是那次考古后,s5th并没有就此刹车,已经跌到仅高于08年和2020年的位置(数据长度有限),标普就反弹了一周,然后继续探底。那就不得不再次连线到1974年的崩盘。

图中SPX往下四个指数,分别是企业信心指数,芝加哥采购经理人指数(其实两个都是pmi,具体有什么区别不太清楚,但两个都是财经频道的热门经济数据),通胀年增长率,以及标普偏离50周移动平均线(这个能代替s5th数据太短的不足)。每个指数我都画了一条虚线用于对比1974年7月时这几个指数所在的位置。除了通胀位置比当时低了一些,其他的指数位置都跟现在位置完全一样。可是Fed是会调整通胀公式的构成,有些财经人说目前的通胀其实跟那时有一样,甚至还高出一点。还有几乎一样的日K走势。如果各方面都指向美股正重复1974年,之后的发展的确难以想象。当年在相对水平,还得在未来两个月内加速跌约24%方才彻底触底。当下环境,尤其经历十多年超宽松后的去泡沫化,以及去全球化,大国政治对立,未来数月会不会比1974年更糟,我真的不知道。

但现在一切是不是都在死角里,我又不太肯定。

老鲍去年一直强调通胀是因疫情供需失衡所致的短暂性通胀。其实我是同意这说法,这通胀是技术性引起的,而不是结构性。可以查看去年10月底油价由84块跌到62块。就这通胀扮演主要角色的油价跌26%之时,12月初CIA透露俄罗斯在边境集结10万军队,油价便开始开启一路向北模式。如果没有这场战事,通胀是不是暂时性,这不知道。可是因为这事件,使得通胀变了非暂时性是绝对的肯定。

所以拆解通胀,首要拆解油价。俄乌战打到现在,风向有点变了样。俄闪电战失败,普京被全世界孤立,乌克兰必胜,这观点在打了三个月后在舆论场上变得很虚弱。就连最近两个美国人被俄俘虏,我看到的评论大多数都不是正面的。他们不是为自由捍卫者吗? 欧美人开始在眼下的能源账单和遥远的自由正义间开始作出二次选择。欧洲摆脱不了俄的能源依赖。美削弱俄战略,可我没听过被制裁的国家其货币越来越高,越被制裁钱赚越多。拜登无法透过俄乌战拉高民调,也没能把中国拖到反人类的一方。相反地更令这老头掉民心,军工复合体也得到了美军放弃阿富汗的补偿了,这战争继续下去的意义就不大了。

欧洲知道过了夏天这战争还在继续,普大帝要掐死欧洲的民选领导人就是动一根指头而已。现在德法意,三个老欧洲手拖手访乌,支持乌入欧程序。这葫芦里十有八九是用这条件叫司机议和吧。这战争未来2~6个月可能出现转机。现在谈不谈,怎么谈,主动权应该在普大帝手。要清楚停战和取消或放松制裁是两样东西,但只要肯坐下来谈就算是目前苦中一点甜。以我在美股尚浅的经验,这一点甜很大机会能发酵。油价可能迎来拐点。大跌可能不至于,但不再飙涨,市场应该就会释放压力。能有显著下跌就更好。另外是拜老头要访沙特,看有什么效果。但这老头这一年来,做什么都出现反预期的结果。期待值非常低,不出事就得烧高香。然后要是真的能谈,粮食压力应该是比较好谈的一项,这也是对通胀降压的一大助力。

然后要降下通胀需要劳动市场降温,目前失业率是3.6,经济的确是过热。失业率需要跌下来降温。另外一个松动得看7月8日公布的非农。如果失业率继续绷紧,市场没有得到未来有转机的迹象,美股继续跌应该是大概率。但要是失业率有反弹,我认为市场大概率会看作是好消息。这不是经济坏消息吗?在雪球应该说过了N次,市场90%的动因是反映在预期,而不是结果。只要被认为能改善核心问题的蛛丝马迹出现,即使bad news is good news。其实美股不特别怕衰退,而是怕滞胀和萧条。相反,失业率回升为美联后续粗暴加息行动或许提供喘息机会。老鲍是不是这样觉得,我不知道,但我估计市场会这样想。所以只要市场看到能在未来解决核心问题的因素浮现,那怕当下有多糟糕,市场仍能反弹。这就是人常说市场总是反人性的原理。其实并不是反人性,只是聪明钱的视嘢维度和我们不一样,或者说是他们总会看准时间率先clumbing the wall of worry。

另外看看消费者信心(代码uscci),要另外开一个新图才显示正确。uscci基本身上和标普涨跌联动率非常高。现在uscci在历史最低点的50.20,美国人比1974年更感到绝望。经济崩溃其实始于信心沦丧。人怕东西变越贵,企业怕人不消费,最后就是螺旋下跌。然而,再看看NFIB中小企业乐观指数(代码usboi),目前是93.1,历史最低在1980年,这便是80年代恶性通胀最严重的一年,当时是80.1。而且,如果那usboi和uscci做对比(输入usboi/uscci),会清晰看到现在消费群众和中小企业都对未来信心受挫,可是两者之间的存在史上最大差距,比1975和1980年差距还要大,这便是消费者比中小企业悲观得多很多。我的解读是消费者目前可能已经过度悲观,很大程度可能是拜老头无为而治的治国方略加重打击美国人的生活信心。又或者是因为由过去两年疫情中,从相对低需求过度到全民躺平的高需求时,刚赶上物价大爆发,这反差会令痛苦加倍。 

假设目前消费者真的过度悲观,只要油价停止上涨,最好是下跌,房价再跌一跌,供应链改善一下,例如中国防疫舒缓,降降关税,我觉得消费信心应该触底回升。如果不能实现的话,不排除企业信心往消费者看齐。如果uscci开始稳住,美股底部曙光应该出现。还有巴菲特都看的value line geometric composite index( valug ),目前到了支持位置,看看有没有什么启示。

最近比较有空,文多了些,字也多了些。总结目前就是看油价,失业率,消费者信心,以及s5th的位置。其实专业的机构的check box有更多项,但相当业余的我认为短期内这几项可能是比较近期可以看到的前沿指标。只要这些指标出现变化,即便通胀尚没停下来,PMI还没触底,美股可能已经找到底部,或筑底。但要提醒同志们,安某人的美股资历尚浅,错判并不少。过去两三年都有装装B定下标普年末目标,信心还挺足的,但今年感觉太多的不确定,俄乌后,台海我不敢再说是概率极低的事件,好像定目标也不太实际,见一步走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