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xtrader

非洲经济的老大哥,可能是美国加息路上的又一个牺牲品

FX:USDZAR   美元/南非兰特
对于南非的政治和经济而言,2018年注定是一个灰暗的年份。

上周,今年二月刚刚上任的南非财政部长Nhlanhla Nene因丑闻正式宣布辞职,这也是南非自2014年第五次更换财长。前南非央行行长以及高盛经济顾问Tito Mboweni成为了他的继任者。

澳洲最大投行麦格理发布经济展望称,南非近期的政局动荡仍将会持续,伴随着央行政策的利空因素,南非兰特仍将承压。Blue Quadrant Capital Management也表示,由于海外投资占比高且南非央行奉行“不干预市场”政策,结合美元加息和石油上涨等因素,美元/南非兰特的公允价值可能已经超过20。

和所有新兴市场国家类似,今年南非兰特/美元从今年二月创出高点以来,累计跌幅已达26%。

多头:利空出尽

随着Nene的辞职,对于南非兰特未来的走势也出现了分歧。不少投行高呼“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转身加入看多阵营。

野村证券策略分析师Henrik Gullberg提出,Nene在2015年十二月被免职对于南非兰特的冲击更大,甚至要比2008年次贷危机更严重。所以这一次对于市场的冲击相对较小。同时这一行为也会被视为南非政府坚决打击腐败的信号。而继续维持的贸易顺差和鹰派央行政策也同样有利于兰特升值。

Gullberg指出,现在可以说“最坏的时刻“可能已经结束了。上周五穆迪维持南非的主权评级,也从另一个侧面对南非兰特提供了支持。

空头:这事儿还没完

Nhlanhla Nene辞职的主要原因是与Gupta家族在2009至2014年期间“至少见过六次面“,但在此之前他一直矢口否认。

Gupta家族从1993年从印度移居南非,并一手建立了横跨矿业、航空旅游、能源、科技和媒体的商业集团。目前Gupta家族被指控在南非前总统祖玛任期内利用金钱干预政府政策和官员任命。今年二月祖玛也因此辞职,根据BBC报道,时任非国大主席Ramaphosa接任总统位置后于今年9月与阿联酋签订了引渡条款,目的就是为了引渡目前仍居住在迪拜的Gupta家族成员。

麦格理在报告中指出,虽然新总统Ramaphosa上任之后有一些改革措施,但想要提振兰特,市场需要更有力的结构性改革。例如减少政府部门冗员、国有企业私有化、简政放权和改善投资和创业环境等等。这些改革措施很可能在2019年大选之后出台,前提是Ramaphosa在大选中获得足够的政治资本。

虽然目前有许多分析指出非国大能在2019年大选中维持或者接近2014年时62.4%的支持率,意味着Ramaphosa只会输掉部分的议席。但麦格理认为对于非国大来说,维持现状都是一个“坏消息“。而如果像一些悲观预期将支持率调低至55%则会对Ramaphosa的党内领导力造成较大冲击。潜在的改革前景也会因此蒙上一层阴影,甚至会出现一些对市场不友好的政策。

而随着明年大选的临近,投资者们也会对非国大的前景产生质疑,同时类似于“经济自由战士“这样的民粹政党也可能会因为吸引人的宣传口号和对非国大贪腐的质疑而获得更多的支持。巴西和墨西哥就是最好的参考案例,两国货币在各自的大选前都因为有民粹领导人上台的可能性而快速下跌。所以麦格理认为至少在明年八月大选前,依旧维持看空南非兰特的判断。

南非央行不给力

麦格理认为,目前南非经济最大的问题是今年八月货币快速贬值带来的通胀压力,今年九月同比较八月上涨了4.9%。而未来几个月CPI的增长率也将超过6%,可能会超过南非央行设定的3%-6%的通胀目标,助长加息预期。

但麦格理预测南非央行仍会对加息抱有顾虑,主要是基于银行业整体的健康状况存疑以及对于主权评级下调预期的担忧。目前南非央行只能指望较弱的内需来应对潜在的通胀情况。麦格理也指出,南非央行有着不干预因外部因素造成货币贬值的历史,这一次也有可能延续同样的政策。

在今年9月20日议息会议前,南非央行行长Lesetja Kganyago就曾表示央行“会看透风险,但不会对噪音做出回应“,副行长Francois Groepe同样表态“恐慌不是央行的工具”。而在九月份的投票中,七名议息会议成员中有三名投票支持上调再回购利率,这意味着到十一月议息会议时剩下四名成员中有人改变立场政策就可能转向。

麦格理认为,南非央行维持再回购利率的操作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考虑到大量外国资本集中在南非国债上,南非央行此举无异于在测试市场对于南非央行的信心,尤其是能否保证外资在兰特贬值的情况下仍不会遭受损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外投资者对于南非国债的投资信心还是比较弱的。

美元/南非兰特公允价值或超20

Blue Quadrant Capital Management认为,随着今年的总统更替,南非很难达成年初设定的经济增长指标。同时新总统Ramaphosa对经济做出迅猛变革的预期大概率会落空。

首先,2017年底非国大的政策宣言明确指出了党内草根民粹阶级将会制约Ramaphosa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可能性,甚至会逼迫他采用一些更符合民粹主义的政策(土改)。其次南非的经济增长之前就因为微观和宏观政策错位而放缓,所以真正有效且持久的改革即使有足够的政治意愿,也需要数年来实现。

而今年南非政府与矿业的对立态度也是南非经济的一个缩影。虽然类似于铂金产业的大部分公司今年依旧保持亏损,但工会和管理机构都反对政府采取大规模削减矿工这样的改革措施。

Blue Quadrant Capital Management指出,面对连年亏损的矿业,南非政府显然更希望通过国有化这些矿产来解决问题。所以使得兰特贬值以“间接地”救助矿业可能要比采取民粹主义政策或者直接干预经济要好得多。

正因为国内经济形势如此焦灼,所以南非2018年二季度的GDP数据低于预期并不能算是太大的意外。不过考虑到自然灾害和公职人员薪酬调整因素,下半年南非经济大概率会出现一波反弹。包括穆迪在内的评级机构依旧维持了南非的主权评级,并将今年南非的经济增长预期设定为0.7%-1%,这也算是一个外部的利好。毕竟南非的主权评级距离“垃圾级”只差一个等级,如果降级将会迫使资产管理人卖出南非国债。

Blue Quadrant Capital Management也提醒道,由于之前提到的种种问题叠加美元紧缩因素,未来12-18个月里南非的主权评级仍然有可能被降级。考虑到南非超过40%的公共债务都由外国投资者持有,一但出现评级下降引发的强制抛售,对于货币产生的压力可想而知。

即使没有出现主权评级降级,南非兰特仍存在贬值风险。伴随着国际油价的升高,对于南非这样的原油纯进口国亦会造成压力。虽然南非没有土耳其或者阿根廷这么高的外币外债规模,但与本国GDP的比例而言仍不算低。再加上接近GDP 4%的经常性项目赤字,南非经济就显得更加脆弱了。

根据Blue Quadrant Capital Management的测算,根据南非4.7万亿兰特的经济总量,考虑到接下来经济放缓等多种因素,若将经常性项目赤字缩减到GDP的1%以下需要每年增加1400亿兰特的海外资产投资收益,以目前3%的收益率来算,外币投资的证券资产需要增值将近67%。这也就意味着在这种情况下美元/南非兰特的公允价值将会超过20。当然,不排除类似于美联储提早停止加息等利好因素导致兰特贬值低于预期的可能性。
挖掘全球顶尖投行的报告和交易机会:

http://www.weexcn.com

精选全球资产交易平台看这里:

https://huiyan.info/broker/index.html
首页 股票筛选器 外汇筛选器 加密货币筛选器 财经日历 如何运作 图表功能 价格 网站规则 版主 网站 & 经纪商解决方案 插件 图表解决方案 寻求帮助 功能请求 博客 & 新闻 常见问题 维基百科 Twitter
概述 个人资料设置 账号和账单 寻求帮助 已发表观点 粉丝 正在关注 私人消息 聊天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