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pto-JuJu

镜中人:交易中的纪律需要与自我和解

教学
BINANCE:BTCUSDT   Bitcoin / TetherUS
“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山本耀司

mirror的中文是镜子,一个写作平台为何以镜子命名,外人或许觉得这可能就是创始人随手想的,但一个写作者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会有一种「我懂你」的会心一笑,写作是一个人的镜子,得以在一片黑暗中借着事件闪光让你看到你自己。

一个人是无法真正了解自己,他的眼睛被偏见充斥,他的耳朵被傲慢填满,他的脑子里贪嗔痴疑慢横行,唯独没有位置留给「自己」,人就是这样一个的高等的智慧生物,似乎每一个智慧都有着独立的智慧,运行着楞次定律,和已有的智慧抱团,却拒绝新来的智慧,故所以人的成长必须得靠事件来推动,楞次定律像一道门,像一道壁垒,而事件负责带来改变,改变发生在何处?成长的外在表现千奇百怪,但内在表现就一个,那就是打开了那道门,破掉了那个壁垒。

事件突破壁垒的方式可以不同,水滴石穿型,恍然大悟型,亦或水滴石穿到恍然大悟,而大多数的时候,事件闪光不能破掉壁垒帮助你认识自己的原因,不是因为事件闪得不够亮不够光,而是你自己视而不见,而此时写作便如回忆中的镜子,让你想起来,让你在回忆中找到细节,进而理解自己为何物,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做,一切都有迹可循。

有点意识流了,举一个例子说明,我曾经是非常害怕踏空的一个人,现在还会,害怕踏空让我在交易里做出了很多错误的选择和决定,并在实际中蒙受了很多的亏损,害怕踏空在上涨中买入,害怕利润回测在下跌中卖出,在同一个坑了反复横跳,每一次亏钱后我都会痛定思痛,但思痛后并不改痛,下次遇到那个坑,仿佛着了魔似的,明知是坑却飞蛾扑火。

在心理学里,有一个斯德哥摩尔综合症,又称为人质情结,是一种心理学现象,是指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在投资领域「韭菜」之所以反复追涨杀跌,本质原因就是中了斯德哥摩尔病,人是有自我防卫机制的,当人处于极端痛苦的时候,身体会做很多外人不明的动作来保护自己,因为2017年的时候,我踏空了一轮牛市,当时极端痛苦,所以身体为了防止我再次进入这么痛苦的情景(害怕我自杀吧),所以每一次当我认为牛市又要来的时候,简化成当我每一次认为要涨的时候,身体就会自动启动买入的执行机制,身体不会管你的判断是否正确,它只懂得要保护你,如果不买入又触发了踏空的痛苦,你和身体又要煎熬了。

所以为什么「老韭菜」明知不可追涨却仍要追涨的原因就在这里,每个人都有过踏空的心理创伤,如果不和自己的这个心理创伤和解,我们一辈子都没办法跳过踏空陷阱。你是没办法和自己真正为敌的,尤其是你的身体本质上来说是你的至亲队友,它所作所为都在保护你生命周全,只不过为了这个保护需要牺牲很多,例如你的钱,看起来你身体里确实有个你,在视金钱为粪土。

如果你没办法和自己和解,「韭菜行为」就一定没办法解决,不信你完全可以试试其他办法,反正一生很长,试试就试试呗,我对自己说过不要追涨,我写过对自己不要追追涨,我把字写下来贴在电脑桌前,这些都是有用的对「主我」来说,但这些对「副我」是无效的,「副我」只要认为踏空会带来痛苦,就他妈地一定会给你发出“买入啊!”“杀啊!”“等什么!”的信号。

我是什么时候真正开始做到不追涨不杀跌的呢?就是在写下《③:投资的目标是赚钱,但让你来投资的是认识你自己》,我和自己进行了反复地对话,最后认识到了没有敌人在害我,是我自己在保护自己,于是我选择了原谅了自己,原谅了父母,最后能安抚「副我」,对,哪怕是成长到如此,我也是只能做到安抚「副我」,不过够用了,安抚之后起码我能开始做到不追涨了。

就像戒烟会有戒断反应,哪怕是戒烟很久的老烟民也会在某一个深夜想起某人的睡不着时候,又恰好在抽屉里翻出一根烟的时候,忍不住想抽,刚戒烟的人可能会抽了再说,但老烟民同样想抽,但只是一想而过。戒撸是如此,当你看到辣椒酱上的陶碧华,视频里跳骚舞的小姐姐,进而顶起裤裆的时候,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可能就忍不住掏裤裆了。

第0天戒撸
第1天戒撸
第0天戒撸
二进制戒撸

老韭菜也是如此
第0天不追涨,踏空10%
第1天不追涨,踏空20%
第0天不追涨,昨天忍不住追了
二进制戒追涨

每一次看着那些错过的大绿柱,心里忍不住算了一下少赚多少钱的时候,「副我」就会出来

他说:“(主我)哥,要不要追进去,我怕你又很痛苦”
主我:“没问题的老弟,赚不到的说明不是我们的机会,下次做就好”
副我:“好的哥”

这样的对话多了,你会发现「副我」出来的次数会逐渐减少,为什么,是习惯了吗?确实是习惯了,打破二进制循环的,不是你习惯了踏空,而是「副我」知道了踏空你也不会怎么痛苦了,你不会自杀了,他信任你了,你们彼此之间建立了信任,他就不会出来在同一个问题提醒你了。

直到某一天你看着一根大绿柱无动于衷,心如止水,你反而问「副我」

主我:“老弟啊,这次怎么不提醒我追买一点了啊”
副我反而劝你:“哥,与其关注错过的,不如想想哪个回调可以追,哪个币可以埋伏”

我不敢去相信另外一个平行宇宙,如果我没有写作,如果我没有和自己对话,我没有通过镜子看到那个赌性红眼的自己,我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照亮自己的镜子,不一定得是文字,可以是想,可以是和他人对话,但一定得有“自己与自己对话”的环节,在这之中,写作是最好的主动的方式。

追涨只是一个例子,交易的世界里,我们每个人都会因为过去的一些自己认为的“失败”,导致「副我」做出很多自我保护的动作,有些人是杀跌,有些人买山寨,最典型的赌徒循环是踏空一波主升浪后,很多人会去借钱加仓,会去加杠杆加仓,会去合约波段,却因为实力不够,最后一双赌眼看市场获得赌命的结局。在这过程中,「副我」始终是以保护你不要痛苦的目的在让你去加仓,你可以好好想想,每次加完仓后或者是合约开了一单后,你的逻辑其实不是我觉得要涨,所以我要这样做,而是我觉得「如果」继续涨了我会痛苦,所以我要加仓,我要开合约,我不能错过。

是副我的这个出于保护目的的念头驱使着你在交易市场里做出匪夷所思的操作。

加仓和开合约的动作一完成,你会安心,你会松一口气,你的焦虑会得到缓解,为什么,是因为有利润吗,不是的,那是表象,很多时候哪怕是小亏,你也会觉得没问题,本质是「副我」执行了保护你的动作,他不在与主我对抗了,进而让你安心,但最后的结果往往不是赚钱。

这里要去思辩的另一个点是,很多人会反驳,不对,我有时候加完仓看到亏钱也会痛苦,这是为什么,这是亏损到一个临界值,「副我」又触发了杀跌痛苦的保护情绪,比如过去你因为某一次没有卖出导致大亏了,又异常痛苦,于是为了追求那个安心,「副我」又会让你执行卖出的操作,完成追涨杀跌的宿命。

镜中人从始至终都在保护你,不过是买入还是卖出的操作,只不过它不管是不是高买低卖,它只知道涨的时候让你买入,跌的时候让你卖出都能让你不痛苦,至少在当下。

当然这个过程中「主我」有时候会执行强干预,例如某一次追涨了你抗单了,虽然你看到钱一直亏很痛苦,但是你一直说不动不动不动,你就会痛苦地持仓(因为主我和副我在对抗),这个痛苦什么时候会消失呢?

你抗到对了,杀跌的情绪消失了,副我就会消失

你扛到爆了,不存在杀跌了,副我也会消失

交易到最后每次都要问自己的问题就是,你在做正确的事情吗?你在做正确的事情还是让副我安心的事情,很多时候这两个问题一问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很多人看完此文又会把结论总结为,以后我都不要追涨杀跌了,这又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的做法了,原因见此文《为什么赚钱的总是少数人》。追涨之所以是错误的是因为他的让你赚钱的概率只有1/3,杀跌同理,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有方法地追涨,你得让自己追的那个涨是可以让你赚钱的1/3的那个涨,你得让自己杀的那个跌是可以让你少亏钱的1/3的那个跌,至于如何做,看个人本事了。

另外文中使用的主我和副我,只是为了区分意识和潜意识,或者说你和你的本能,或者你和你的身体,或者系统1和系统2,不管怎么称呼都行,你能意识到是有那么两个东西在你自己里,就像照镜子的你,一个是你,一个是镜子中的自己,他们都是你。

如果要把交易分为三个境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第三个境界就是学会认识自己,学会与镜中人和平相处,交易的市场是嗜血的原始森林,如果一个人猎人在内心里就把力量消耗在对抗镜中人,那么他一定没有过多的力量在市场里捕猎,进而变成其他猎人的猎物。
简单的交易系统-复利到极致